放了几分心神在她(身shēn)上的顾哲见她沉沉睡去,便停下车子,从后座拿出一条毛毯盖在她(身shēn)上,黑眸凝视着她安静乖巧的睡颜,心微微抽疼了一下。

    哪怕她将(情qíng)绪掩藏的再好,他也知道她不对劲。

    那天接到电话他就察觉了,他的妹儿外表看着(娇jiāo)(娇jiāo)柔柔的,其实内心很强大。

    她一个人的时候哪怕受了天大的委屈也不会哭,可那天她哭了,他听出了她声音里的沙哑、哽咽以及她吸鼻子的吸气声。

    那一刻,他觉得心像被人用刀子狠狠捅了几刀,疼的厉害,他想开口问她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却没问出口,只因他胆怯了,这些年,说是他在等她长大,宠着她,纵容她,溺着她,其实不是,是她一直在包容他,尊重他。

    每次想她的时候,他都会看着她的照片,问自己,她年龄小,模样好,还会赚钱,喜欢她追她的人不少,这样美好优秀、前途光明的她,和他这个臭当兵的绑在一起一辈子,真的幸福吗?

    答案他自己都不敢深思,他终究是自私的,他(爱ài)她,哪怕他不能天天陪着她,给她想要的幸福,他还是想绑着她一辈子。

    一眼万年,多年前的那个雪夜捡到她,他们的命运就连在了一起,他舍不得把她让给别的男人,他相信,这个世界上再也找不到比他更(爱ài)她,能包容她所有缺点的男人,他一直这样坚信着。

    他也是真的对不起她,这一生,他上不愧天,下不愧地,中间不愧党和国家,他唯一愧欠的只有她和妈妈。

    妈妈重病,他没能陪伴在(身shēn)边,妈妈病逝,他也没能回去最后一面。

    她心理有缺陷,他知道,刚出生就被亲生父母丢弃,被收养后又在幼年时期失去养父,少女时期失去养母,他这个毫无血缘关系名义上是她哥哥的亲人又不能陪伴她(身shēn)边,照顾她,保护她;

    长期一个人生活,一个人照顾自己,她对外界有着强烈的好奇心,对人抱着极大的善意,她愿意和所有人交好,却不愿和人交心,更不愿别人走进她的世界,一旦有人试图进入,她又会像一只小蜗牛,以最快的速度缩回壳里,拒绝外界的入侵。

    他能理解,因为她得到的太少,失去的太多,她怕受到伤害,就只能以这样的笨方法来保护自己,他心疼,也无奈,所以他什么事都依着她,纵着她,溺着她,只是希望她开心。

    大手抚上她小小的脸颊,她小猫儿似的在他掌心蹭了蹭,神色是说不出的舒缓。

    心里又酸又软,难受的他眼眶发(热rè),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替她掖了掖薄毯,然后打开车门下车,(身shēn)子倚靠在车(身shēn)上,从口袋里摸出烟点燃。

    夏夜的轻风徐徐吹来,他仰头望着星空,吐出一个烟圈,坚毅的眉宇染上丝丝愁绪。

    他车子停下的时候,陆辰和叶文锦就发现了,本以为他很快就会追上,便没停车,而是将速度减慢。

    却不想车子根本就没追上来,两人正纳闷怎么不走了,就看见车边出现一点猩红,对视一眼,眼里有好奇,有担心,这是吵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