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闭嘴沉默,喂堕兽跟喂异兽有区别吗 夏暖瞪圆眼睛,顾哲几人表(情qíng)有瞬间僵硬,这位周老大的脑壳可能被洪水泡坏了。 “顾少,你还没回答我。”周清和叼着烟一副大佬样睥睨大哥。 “”大哥诚恳道,“我希望你好好活着。” 周清和怔愣看着大哥,然后瘫着脸机械的吸了口烟,“为什么是我”周清和这句话的潜台词是,游商不止我一个,以顾家和中洲的实力,只要愿意,多的是游商上门投靠。 大哥笑了笑,“你的能力,你的为人。” 周清和心中一动,他盯着大哥看了几秒,迟疑道,“我是商人。”言下之意是哪怕你中洲和顾家实力强劲,我也不做亏本买卖。 大哥只是静静的和他对视,良久,他道,“要我给你立个军令状么” 周清和一怔,“军军令状”这玩意是能随便立的么你敢立,我也不敢接啊。“不用了,我相信顾家。”也相信由顾家掌控的中洲。 话到此处,就该正式谈判了,不过在谈判之前,得先换个地方,顶着能把人晒出油的大太阳蹲在马路上谈判,这实在不是个好选择。 大哥面上带笑,“去雷村怎么样” 雷村距他们只三十多公里,不管谈判的结果,都不会影响他们的行程。 如果双方都满意,他们可以跟着车队一起回中洲,如果不满意,就在雷村分道扬镳,不影响他们前往中央基地。 虽说末世丧尽天良的人很多,行事作风毫无底线的也不少,为了食物物资血拼的更是不在少数,但还是有那么一部分人,会紧守底线,心存正义。 而顾家,就是其中最好的例子。 当初雪灾刚来的时候,顾家就在各方势力的不解与困惑中,干脆利落的放弃了一切,远离京城,去了b省。 作为花国的政权中心,京城的地位是超然的,生活在京城的人也自觉高人一等,而屹立京城上百年,长盛不衰的一流家族顾家,更是另无数人仰望的存在。 可就是这样一个顾家,却离开了京城,顾家的离开,代表着什么,不止(身shēn)处权利中心的各方势力清楚,就连下面对政治不敏感的普通人家,也清楚。 自动退出的顾家,再想回到京城,不亚于重登登天路,其中的困难不是三言两语能说清的。只因那些在顾家离开后,瓜分了顾家人脉和附属家族的势力,会用尽各种方法,阻拦顾家的回归。 所有人都觉得做出退离京城这个决定的顾老元帅是昏了头,直到顾家老大顾致远在接收中洲基地,以雷霆手段镇压血洗各方势力,接着脱离了中央的管理,将中洲独立出来后,那些暗地里嘲笑顾老元帅昏了头,自觉捡了大便宜的老狐狸们,再也忍不住破口大骂。 这哪里是昏了头啊,这明明是老而不死是为贼,精明的过了头。 彼时,整个花国的人都知道末世来了。 而顾家接下来的行事更是令人出乎意料,他们无条件接收救助驻守在中洲在役军人的家人和那些手中无粮无物资的难民。 当别的基地和安全城还在为争权夺利发生内斗的时候,中洲以最快的速度稳定了下来。当别的基地因为异能者搞起阶层论的时候,中洲出台了新的、极为森严纪律。 而这一条条铁律,在给予异能者足够尊重的同时,又很好的保护到了那些普通人。 中洲是唯一一个异能者和普通人和平相处的基地,没有流血事件,没有将人分成三六九等级的阶级论,中洲是最得人心,也是人心最齐的一个基地。 掌控着这样一个基地的顾家人,他愿意付出信任。 周清和笑着点头,“我和我的团队听顾爷的” “好”大哥欣赏周清和的果决,“给你十分钟摆平团队的人,然后准时出发。” 周清和笑着点了点头,转(身shēn)回到车上,心(情qíng)还算不错的召集团队中除张陈和容长脸外的所有成员开会。 “大哥,那群当兵的愿意放我们走了”队伍中的女(性xìng)张巧心凑了过来。 周清和对她摇了摇头,丢下一个雷,“我准备跟中洲合作。” “中央不去了”那可真是太好了,现在世道太乱,路上危险又多,从南方基地到这里,他们已经损失了好几个人,张巧心就高兴道,“大哥是准备带我们加入中洲吗” “我尊重你们的意愿。”团队中的人都是和他一样,属于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孤家寡人。 他们这群人,都是在陷入绝境后挣扎求生的人,因为种种原因汇聚在一起,互信依靠,互相信赖,互相帮助,抱团取暖,才有了今时今(日rì)的他们。 他们是伙伴,也是兄弟姐妹,所以,他给予他们足够的尊重。 愿意吗当然是愿意的,拿命博出路的(日rì)子并不好过,还要时不时的对各个基地的高层装孙子,不是没得选择,他们更愿意过安稳的(日rì)子。 只是,因为南方基地的血洗事件,他们的名声并不好听,不是大哥囤积的物资够多,再加上他总有渠道和门路弄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与一些不为人知的信息贩卖,他们的(日rì)子只怕更难过。 现在有机会进入中洲,他们是一千一万个愿意。 不过,如果进入中洲的代价超出他们所能承受的极限,那他们宁愿继续做游商,好歹自由。 众人就这样说,周清和笑了笑,“都安心,我知道怎么做。” 众人闻言点了点头,大哥办事他们放心。 “好了。”拍了拍手,周清和道,“都回自己车上去,我们转道去雷村。” “是。” 众人应了声,便脚步轻快的向后面的车辆走去。 于此同时,夏暖他们的车队已经准备好了,随时都可以出发。 当周清和将手伸出车外打了个手势后,参谋长就拿着对讲机将出发的命令传达了下去。 大哥的车辆打头,夏暖和顾哲所在的车队吊在车队的末尾,而周清和的小车队,被安排到了中间。